<
>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发现上饶 > 旅游景点 >

看见过城市高楼林立,可你不一定见过这样的城中绿!

WWW.SRZC.COM  发布时间:2018-08-01 15:25  文章来源: 信州资讯


属于高楼之外的一隅,
清凉从城市的边缘中点点透露
仿佛是走进一幅巨大的夏日画卷
不可避免的燥热,在一瞬间消失
就像吉他弦拨动的粗粒
就像蝉鸣声起月照当空
岁月四时静好。
 
 
一季有一季的光影
林间取道听途说
 
 
森林公园
 
从森林公园大门口直入,时近傍晚的四五点,太阳还是热辣刺眼得很不客气,可是天空却蓝的异常。夏天或许是这样,层层的云在青空上牵连着,结成团团块块的棉花,飘散成丝丝缕缕的游云,凝成夏天的颜色和形状。俯首抬眼即是青蓝,是触目惊心的热烈,是这个城市独有的味道。
 
 
从好汉坡上取道,拾级而上的共有209个梯级,30度斜上的坡面,从坡脚下向上望去,石梯高高直上。依照山的形体建成,好汉坡最让人热道的并非“不上长城非好汉”这种让人肾上腺素激增的壮语,而是那让人心弦颤动的道路本身。这是一种从自然体验中带来的心境转换。仰观某种强大的事物,总是带着些许的畏惧和亟待征服的渴切,当真正置身在过程中时,最初的新鲜和好奇快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疲惫枯燥的坚持.只是一味的埋头向上走,也变得苦不堪言。而当登顶回身俯视来时的路,环视四周,又会有别一番的畅快,心里也多了份走下去的坚定。
 
听风送林,满树满影皆是景。爬过好汉坡,顺着石路一道往公园深处走。开始西斜沉落的日头打在树上,在叶面静静地折射出灼热的光亮。树影婆娑、光影斑驳,仿佛时间在此延缓、沉寂地被切割;光影细碎地散落一地,一切轻透地不可闻。就像是一种掉进了巨大的水体的感觉,连细微的话语也被吞没。仿佛言语一出,只会让周遭变得更加支离。眼前景色巨幅画卷一般,煞是好看。偶尔夏风阵雨一般晃过,让我回过神来。
 
从前的云碧桥,原本是一小段的玻璃栈桥,现在一并改作木桥,样子还是那个样子,长桥高架傍木屋,只是材质不同了,少了些金属质感的耀眼,代之以脚踏木桥的沉实,以及木质特有年代感的暗哑光泽。依傍在旁的木屋,上面爬满一墙的爬山虎,顺着光,入眼,入人心。
 
云碧阁
 
 
当我们快要登上云碧阁的时候,只见云碧阁四围围上了一圈蓝铁皮,权当作隔离栏。隔离在蓝色铁皮另一端的云碧阁,因需要修葺而在一段时间内被生人勿近。本想攀上栏杆远眺云碧峰下的街市,只好作罢。我们这些前一阵后一脚来的游客,满脸写着兴致未尽的无奈而又不甘就此走掉,也不顾体面地在云碧阁前的台阶上,随地坐成了一条长龙,以此来念及另一种的到此一游。
 
日暮开始四合时,游人稀稀拉拉地散去。顺路下山,总会比上山来的轻快,光照也不似先前灼人。
 
 
东岳庙
 
 
从云碧阁下山,顺着指示牌拐下侧边小路,直奔去东岳庙。
 
 
那是群山掩映下的座座庙堂高阁。东岳庙前有十三殿、后有文昌阁,左有观音堂、右有睢阳祠,是云碧峰国家森林公园中,唯一仅存的人文景观和宗教胜地。阁楼通体漆着朱漆,翘顶的飞檐、雕花的窗格、镂空的环护栏杆、承重的石柱,以及楼下盘坐着一对威风凛凛的明代石雕雄狮,一度让人回想至遥远的年代。从宋朝绍兴年间至今,东岳庙虽然几经修缮,800多年风雨仍然在墙上发黑的青苔,在俨然耸立的,从石雕深沉的刻纹中依稀可辨。
 
中国的传统建筑讲求着“天人合一”的境地。建筑和谐融入于自然的生发,万物平息,静立相依。那远天之外的一线弦月,和拱手盘坐于檐角上的小小雕塑隔空相望;夕照下的群山山头,染上一抹日暮的昏黄,山体的青黛,合着建筑特有的朱红,古色古香,描绘成一幅色彩明艳,年代久远的画卷。且一并付诸于时近傍黑的静谧中。
 
从东岳庙再取小道,已是明月高挂,星辰开始辉映之时。头顶的上空从东侧由蓝而紫而黑。一群群的是黑鸟还是蝙蝠,黑棱棱地在上空,在空旷的枝桠间来回盘旋,场面甚是壮观。来路已明,归心已定,星途康庄,时不我负。
 
在最后,是关于森林公园的简介:
 
云碧峰国家森林公园,位于江西省上饶市区东南部,紧邻信江江畔,隔江与市区相望,公园总面积1009.3公顷,是国内唯一临江与市区相连的国家森林公园。公园属丘陵地貌,山体呈东北——西南走向,地势高低错落连绵起伏,主峰云碧峰海拔252.2米。
 
云碧峰森林公园森林覆盖率高达85%,植物种类丰富,共有108科307种,其中省级以上保护的珍稀植物25种,公园内有国家一级有珍稀植物南方红豆杉,二级珍稀植物厚朴和鹅掌楸,以及最古老的裸子植物“活化石”银杏等大量的古树名木和重要景观树。良好的森林生态环境孕育了较丰富的动物资源,有国家二级保护动物6种,从而丰富了森林的“声景”“动景”景观效果。
 

    [ 责任编辑:小鱼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