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发现上饶 > 上饶故事 >

【信州现象】(八)认识你,从那瓶酒开始

WWW.SRZC.COM  发布时间:2018-07-12 09:01  文章来源:信州资讯

 
早在三十多年前,同事朋友聚会时从商店里买上一二瓶贴着“信州春”标签的白酒,那时,我还没有去过上饶,只能从那瓶精致的“信州春”透明的酒液中,狂想着信州这座城,那时,信州春的酒液里就沉浸着我的遐思和憧憬。信州,好一个优雅的名字,她在我的想像里,犹如一位思想前卫的人,头颅装着丰盈美丽的思想。信州的处女行,还是火车头冒着滚滚浓烟的时候,短短的200余公里路,却足足坐了8、9个小时。那次同行的有一位信州人,他告诉我,这里的水土好,他说,你看这里的女性个个皮肤很白。那时,对信州产生了一个概念:信州是一个山青水秀、商业气息浓、工业较发达的地方。
 
这一次的心灵之旅,信州给了我更深层的韵味。
 
1
 
 
隔着千山万水,好久,只是用遥望的姿态看着你——信州。
 
非常有趣,江西有五大河流,包括赣江、抚河、信江、饶河、修河。应该不是巧合,有江河之名就有城市之名,有赣江,就有赣州,有抚河,就有抚州,有饶河,就有饶州,有修河,就有修水。“山是眼波横,水是眉峰聚。”“近水楼台先得月。”以水相关的命名一座城,这在地名的选择权上还必须抢先才可得到,晚了还真是被别的地方抢了去。
 
沙溪镇,是信州区辖一个镇,因信江一段叫沙溪而得名,也是亲水名。秀美乡村溪口与龙门额被金黄的油菜花簇拥,一幢幢整洁的农舍全采用的是徽式风格,翘起的屋檐,深静地躺地蓝天下,尽显江南风情,清新的风里仿佛流溢着带着水音的音乐,一阵阵被鸟的翅膀扇起,在沙溪河里的水面掠飞。渔趣广场,陈设着陈年往事,诉不尽与水有关的人文风情。沙溪河里那一条条观光小木船,虽然已经失去了当年的渔火与乡愁,但是依然能够让当代人抵达渔捕人的心灵,依然能够让我们用思想抵达当年浪里风雨人生。
 
亲水,是一个永远的主题,那沙溪河边的千年古樟早已用长长的根系吮吸着信江水。其实,它真的需要水润。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旧时茅店社林边,路转溪头忽见。”如能借辛弃疾才思与才笔,定能写出惊世之词来。
 
再看“信州”这个“信”字,耐人寻味。“信”的起源,是传递之意。在甲骨文时代,传递信息,加之鸟毛表示快切之意。烽火岁月有鸡毛信。至今,“信”有诚信之义。儒家“五常”之中有“仁、义、礼、智、信”。无法考证,取名信州的来源,但私下里可确定取名“信州”一定带有“五常”“信”之义。从娄妃的故事里,我似乎找到了一个佐证。
 
娄妃,上饶信州区人,出身理学世家,为明代女诗人,书画家,为人贤明,知书达理。南昌杏花楼“屏翰”为娄妃所写。明时,曾随唐伯虎省亲祭祖,曾留下书画《潜龙》一幅。娄妃为朱元璋十六子宁王朱权五世孙朱宸濠的正妃。朱宸濠欲反,娄妃多次泣谏劝阻,曾写《题樵人图》诗一首:“妇语夫兮夫转听,采樵须知担头轻。昨宵再过苍苔滑,莫向苍苔险处行!”传闻,朱宸濠欲反,娄妃派其妹妹向朝廷告发。朱宸濠事败,娄妃亦投江自殉。临死前,她将无限的悲哀留在自己用血泪写成的《西江绝笔》之中:“画虎屠龙叹旧图,血书才了凤眼枯。迄今十丈鄱湖水,流尽当年泪点无。”王阳明为了表彰娄妃的义烈和贤德,在南昌城边、赣江南岸修筑了一座“娄妃墓”。清代乾隆时期的著名诗人,戏剧家蒋士铨得知娄妃墓在南昌城德胜门外隆兴观侧,已荒芜不堪,便请求江西布政使彭家屏为娄妃修墓。
 
去毛阍探访娄氏宗祠,我们是怀揣深入探访走回头路去的。为了找到娄氏宗祠,费了一番周折。走进毛阍,找到一位老人,他非常热情地七拐八弯地带我们来到了娄氏宗祠。后来,他发现,没有钥匙开门,说找管钥匙的来开门。在这位老人去找管钥匙的人的空时,我们认真地看了娄氏宗祠。娄氏宗祠,青砖绿瓦,面朝广阔的坂野,远山如黛,尽收眼底。这是当今宗祠建设的一种风格——大都是为了保持原有的那种风格。不久,来了位管钥匙的阿姨,她非常热情地介绍了娄氏宗祠的改造事宜。并特别强调了每到大年初一就有娄氏后裔,特别是莘莘学子来这儿祭拜娄氏祖先,并捐献善款,用于保护和修缮娄氏宗祠。娄氏祖先,曾出现“祖孙二代七贤士、合家仁宦二十三”的独特现象,被当地传为历史佳话。这种荣耀,作为娄氏后裔除了传诵,更重要的是想沿袭流风呀。
 
怀着对那位老人及管钥匙的阿姨的感激之情恋恋不舍地离开了毛阍。我感觉到,这淳朴的民情,就是娄氏遗风。
 
2
 
“宇瞳光学”,在信州朝阳工业园区内。天蓝色的厂房玻璃,和“宇瞳光学”的概念颇为吻合。很容易理解,这是厂房设计者的设计理念。进入厂区,秩序井然,进厂参观,须穿鞋套。厂房内,一台台机床整齐摆放。参观者只能隔着一层玻璃观看——这是无尘车间,工人正在专心致志的工作着。那一台台机床,全用机器人作业,每人可控制八台机床。这些新设备较以前的设备提高了八倍的工作效率,也就是说,原来每个人只能控制一台机床,现在每个人可控制八台机床,即现在每个人创造的劳动价值是原来的八倍。
 
 
这是数字化时代!我们这个世界,经历了石器时代,铁器时代,再到机器时代,电器时代,发展到今天的数字化时代。数字化时代的产物涵盖着各个领域,并且已经走进了我们千家万户,如手机,数字电视等。从滴滴客服中心,我们深深认识到信州已经链接好大数据,一个数据云时代正在信州潮涌。滴滴客服,其实是一个数据云,作为一个现代化的城市,落地集合着一个全国的终端服务系统,一个大数据云覆盖着全国,这是一座城市融入大数据时代的标志呀。
 
融入大时代,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公式,而是一个全方位统筹的系统组合——这是有别于少儿剧里的机器人组合。一个崭新的时代需要一个全新的格局和风貌。
 
数据云,是智慧的旦呈现。可是没有计算过棚户区改造工程的“数据云”。棚户区改造是一个民生工程,更是一个系统工程。为了做好这项工程,信州区委创造了一个“信州现象”,——每天拆一万平米。看起来被推倒是那么的容易,但是在被推倒的背后,不知需要多少智力与劳力的投入,不知要遭遇多少思想跟不上时代的人的冷眼和不理解,需要多少个夜做好思想工作。这是谁能用数据表达么?
 
中午,来到信州现代农业示范园,沿着平坦的沥青路走着,信江河面上的风被午后的阳光晒热,吹扑在我们脸上。此时正是春天,万物开始生长,左边,葡萄架上的葡萄沉静地在田地,右边,是农业观光园。高高低低的新栽的树木错落有致,观光园的深处,不时建设有一座休闲的亭子,高大的水轮静静地停竖着。引起我的注意的倒是那禾秆堆和标示着夏布广场的标牌——这是有意的一种点缀——体现农耕文化的原始的本真的符号。夏布这沙溪的文化符号,无论如何作为农耕文化的代表不能没有夏布和禾秆。再向前走,是命名为“水立方”的大棚。水,是我们人类的命根子。我想其命名为“水立方”,一定有这层含义。站在远处深情地望着这座现代农业示范园,触动我的是,做一个新兴的产业,也是一个系统的工程,它也需要“数据云”,这个数据云必须具有现代技术的应用,同时还要渗透着具有当地特色的文化元素。
 
后来,我奇思妙想起来,我每一根毛头,每一根血管,每一块肌肉,每一块骨头等,都已经变成另一层符号,在数据里被数据解读并存放。
 
如果按照我的数据来造一个我,我不敢想像这世界是一个怎样的世界。如果真正是这样来造我,那这将是“克隆”时代的新发展——我暂且称为“数字造”时代。
我这一想法被另一位文友调侃:如果造出一个我来,我一定让好个我好好工作,真的我游山玩水去!
 
我说,把我还原到三十年前,痛饮“信州春”吧。

    [ 责任编辑:小鱼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