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发现上饶 > 秀美乡村 >

灵山大峡谷 生态小芳村

WWW.SRZC.COM  发布时间:2017-09-15 09:23  文章来源:乐途旅游网

 深蓝如玉,清波微漾,一湖碧水,温润在灵山北麓绿色的环抱里。

从这里开始,灵山余脉千山万涧汇聚而成的这条饶北河支流,同样的水量丰沛,同样的水质清澈,却有了刚与柔两种不同的选择——或是激情奔放倾泻而下,途经三湾、三潭、三瀑,是全长2.8公里、落差185米的灵山大峡谷漂流;或是如蓝色缎带,顺着深而宽的水渠,在悬崖峭壁之间缠绕,最后以几百米的落差,为下游的九牛水电站提供最强劲的动能。

一个历史悠久的古村落,兼有山的刚毅和水的柔情,倒映在这一湖碧波里,独立成画。一座古老的石拱桥跨溪而立。一条红石铺砌的弯弯小道通往梨花盛开古树掩映的村庄,《大海航行靠舵手》等红色革命歌曲在山谷之间回荡。这里是灵山大峡谷漂流的起点,也是个让人好奇让人流连的红色“生态文化芳村”。

周清贵,70岁,中等的个子,黝黑的皮肤,热情的笑容。当我从泥墙黛瓦旁边的梨花树下走过,他端着一碗酱油,正从另一户门前的另一条山道上下来。通过他的讲述,我了解到了芳村的前世今生。

芳村本名叫方村,芳村可算是方村开发成旅游景区之后的艺名,除了加个草头提示生态旅游之外,更让人随口就想哼出“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长得好看又善良……”并为之回味向往。那些特意画写在黄土墙上《工农兵学<毛泽东选集>》《为人民服务》等红色宣传画和宣传标语,把我们带回到那一片渐行渐远的红色海洋中。

虽然周清贵三兄弟都出生在方村,但他的父亲周衣农,当年却是因为逃抓壮丁,从郑坊洲村投靠到方村岳母家,在方村买了田山后安下的家。当时以方村乌土岭亭子为界,亭子以外为白区,经常夜里抓壮丁,周衣农家五兄弟,更是被抓的重点户。亭子之内则为红区,村民日耕夜息安居乐业。

方志敏曾带领红军部队在里方村住过一夜,百姓传说,那一夜,方志敏从里栋走到外栋,又从外栋走到里栋,围着天井绕圈圈,整夜未眠,一定是在思考一件决定红军生死存亡的大事。只可惜这栋房子前几年已被拆掉。

周清贵解放后在方村分到了田和地,成了方村的主人。他和现年59岁的爱人胡双兰,生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两个儿子都已回到郑坊洲村建房安居,女儿也已出嫁。过年时二老会到洲村儿子家住一段时间,等儿子出门打工了,二老又回到方村老屋,一边重复着种田种山的老日子,一边照顾在望仙中学读书的孙子。

方村虽然只有二三十户人家,却是一个文化底蕴深厚的地方。村口的石拱桥建于清朝乾隆43年,这里是通往横峰德兴的必经之路。离石拱桥不远的山崖上,有一条自上而下高达几百米的豁口,看起来像是山洪爆发时冲出的泻洪道,却是当年的战略要地,方志敏领导的红军,为了阻止敌军侵袭,发动百姓利用此处上有悬崖下有深潭的地理优势,在路顶悬崖上用木头设栏,层层堆积大鹅卵石,一旦敌军靠近,就砍断树木滑下巨石,逼退来犯之敌。

村里有一个“农耕文化展示馆”,一栋六榀的泥墙瓦房里,在保持原主人生活原貌的基础上,海收集展示了蓑衣犁头、晒垫火桶等,让曾经记录过山里人生活细节的物件,在这里找到了一个妥帖的归处。方村人非常重视子女教育,再苦也要送子女出去读书,小小方村前后共出了18个大学生,还有一个博士生。只是现在村里的年轻人,或单位上班领国家工资或出外打工山外建房,留住在这里的十多户人家,大都是已经习惯了山里日子老屋生活的老乡老亲。

关于这个村庄,还有一个来历。这里原是戴姓人的山,叫方村是因为这里最开始有一户方姓人住过。后来方姓人搬走了。吴姓人因为做木材生意,向戴姓人租住此地,租赁合同上白纸黑字写着“砍尽树木还山”。等到戴姓人要求还山时,吴姓人却打起了官司,“说好砍尽树木还山,可你看这满山满山的树木,我们永远也砍不尽啊”,官府依照合同裁决,最后戴姓人因为合同上的这六个字输了官司失了山。 

吴家当时有两兄弟,小弟绍公先来,大哥林公来得晚些。两兄弟在方村繁衍生息,子孙都姓吴。后来有带着外姓孩子改嫁来的,有像周清贵父亲这样躲避灾荒投亲靠友来的,姓氏便杂了。只是说来也怪,这个叫方村的村庄,此后再也没有一个姓方的人来落过脚。

(来源:乐途旅游网 姜光丽)

    [ 责任编辑:黄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