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爱浇灌折翼的天使——万年特教学校教师彭春风

WWW.SRZC.COM  发布时间:2017-11-24 16:32  文章来源:文明万年
导读:万年特教学校 彭春风老师 在这里有一块静静地园地,园中的花儿也并不艳丽。但作为一名辛勤的园丁在这方土地上日复一日的默默劳作,任凭汗水打湿了......

万年特教学校 彭春风老师

    在这里有一块静静地园地,园中的花儿也并不艳丽。但作为一名辛勤的园丁在这方土地上日复一日的默默劳作,任凭汗水打湿了衣襟。尽管知道可能一生再也不会因培育出满园桃李而名闻天下,然而我却始终如大渡河上的渡轮一样昼来夜往,乐此不疲。四年来,我用一个伟大的“爱”字,紧紧握着心灵的绿色,在这块略显贫瘠的土壤中耕耘着,用滴滴心血浇灌着苦涩的秧苗,像一个麦田的守望者一样守候着希望的金秋。

    2013年的3月,我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左右徘徊。一方面是留在原单位继续发展,一方面是面对完全陌生的工作岗位。犹豫很久,我选择了特教学校,当时的我,面对的是一次无奈的选择。318日开学的那一天,第一次接触这些孩子,有的目光呆滞傻笑不停,有的流着口水淌着鼻涕,有的说话结结巴巴、口齿不清,有的时哭时笑,有的走路蹒跚,有的尖叫大喊,有的一会就没了踪影。跟我想像中的完全不一样。说句心里话,那一天,我要崩溃了,整整一天没有吃饭,那一刻,我为我的选择后悔了。

    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不服输的性格让我选择了勇敢面对。

    于是,在这个新的领域我开始了艰难的探索之路。我们虽然只有12个孩子,可这12个孩子却比100个孩子还难管。听不见,也说不出;出去找不到厕所,回来找不到班级;大便小便弄到裤子里更是常有的事。上楼下楼领着,拽着,扶着,嘴里还得喊着。

    上课就更不用说了,躺着的,拍桌子的,想说就说随便溜达的,更有的开门往外跑拽都拽不住的。开学的第一个月,弄得我是焦头烂额,满嘴大泡。静下心来,我调整自己的心态,想办法改变这种状况,于是我查阅资料,了解智障孩子的特点,再仔细观察揣摩我班孩子的特点,针对每个孩子的不同情况,对症下药。

    现在,四年了,这么多个日日夜夜,我与孩子们磕磕绊绊,一路走来,有欢乐,有收获,有泪水,有挫折。在苦乐相伴中见证了我和学生共同的成长

    爱,在奉献的细节里萌发

    12岁的李思鹏,重度智障,语言障碍。父亲在他还没出生时就去世了,母亲改嫁,姥姥长年卧病在床,生活都不能完全自理,只有一个70多岁的姥爷照顾他们。他刚来时的样子根本没法看,头发很长,头皮上粘着厚厚的一层东西,不知道多少天没洗过。走路是慢慢的移动,手也无力拿不了任何东西,吃饭也要喂,甚至不会嚼,根本不会说话,无法与他正常交流。不仅这样,他的生活不能完全自理,有时候一天要尿45次,要尿也不会说,我带他去厕所,他像女孩子一样蹲着尿。当我给他换掉尿湿的裤子时,他连脚都不知道曲一点。说真的,当时我的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生气、愤怒、委屈……我真想冲他大发雷霆,可再看李思鹏,依然保持着他那木讷的神情。慢慢的我平静了下来,他是一个智障儿童,他什么都不懂啊!于是我细心的观察他,利用一切机会关心他,教育他。上课时我手把手的教他,上下楼时,我亲自领着他,游戏时,我和他一起玩插片,搭积木。裤子尿得没有换的,我就为他拿来棉裤、毛裤、外裤。短裤太肥,我就为他买来新的短裤。渐渐的,他变了,脸上有表情了,上课时听到兴处偶尔也会笑了,还能主动捡起地上的废纸了,给他糖时也会说谢谢了,帮他擦拭身上的大便时,他也知道老师好……这一声声老师好谢谢胜过千言万语,涤荡了我所有的痛苦和委屈。

    爱,在悉心的关怀中成长

    何绍南是出生时难产窒息造成的轻度智障,家庭的溺爱养成了他固执、倔强、我行我素的性格。多动、易怒、爱打人。刚来时根本呆不住,说跑就跑,速度之快连老师都追不上。对他不喜欢的人更是经常怒目相向、大打出手,根本不听老师的话。家长陪读几天,收效甚微。后来我发现他吃软不吃硬,而且特别喜欢到四楼进行康复训练,不听话时只要说:不领你去四楼玩了,就有作用。这句话成了我对他的尚方宝剑,有时一天要说上几十遍,甚至上百遍。真正让我打开心锁,走进他的心灵的是一次流血事件。下课后,他又不见了,当我终于在三楼把他找回来回到教室时,他突然把门关上,我猝不及防,手指被夹在了门缝中,血顿时流了出来,他被吓得捂住耳朵连声尖叫,我曾听他奶奶说过:他受到强烈刺激后会变得十分暴躁。我顾不得自己受伤的手,连忙把他搂在怀里安慰他:不怕、不怕。直到他情绪稳定。从此我们的关系改善了,他变得特别爱粘我,中午上班时,他会跑过来抢着给我背包;带好吃的会先让我吃;累时会给我捶背;端午节时还说要请我去看龙舟赛呢!我的尚方宝剑也变成了老师不和你好了。虽然他有时还不听话,虽然他和方园雄之间还经常发生战争,虽然他还会经常耍耍小脾气,但是他的进步是有目共睹的。从他身上,我也感受到了许多快乐和幸福。

    爱,在承载的责任中升华

    柴亚珍是一个特别可怜的孩子,家境贫寒,母亲患有精神病、癫痫病,只有年近六旬伴有轻度智障的父亲照顾他们。在她身上,我倾注了太多的关心和爱。但是她好动的个性也给我制造了很多麻烦,钻楼梯间的栏杆,爬到健身器材顶上蹲着,最可怕的一次发生在一节课间,二班的李莹跑过来喊:老师,看你班的柴亚珍多淘气。我赶紧跑过去看,柴亚珍坐在卫生间的窗台上,半个身子在窗外,正往下看呢。听到我的声音,才扑通一声跳了下来。当时我的心里是又气又怕,向校长叙述这件事时,我的眼泪已经忍不住的流了下来。越想越后怕,如果有什么万一,我怎么对得起学生,如何向家长交代,又怎么对得起我的良心呢。后来又自私的想到,如果真有什么事,我的这半世英明,不也就付诸东流了吗?再加上之前那节失败的课堂教学,一时间,所有的酸甜苦辣一起涌上心头。要知道,以前的我在普小教学上一直是自信满满,现在的我却是极度的自卑,那种无助感、挫败感让我窒息。中午回家后,我实在忍不住了,趴在床上嚎啕大哭。儿子吓坏了,我只哽咽着说了一句:妈妈太累了!懂事的儿子像个男子汉一样把我紧紧地搂在怀里:妈妈,你不说,你来特教学校不后悔吗?妈妈,你看,你来这后,你的笑容多了。你还经常给我讲你和学生之间有趣的故事呢!放心吧,妈妈,一切都会好的。你可不能放弃呦!儿子的话让我想了很久。也给了我勇气和力量。是啊,我不能放弃,这些孩子太可怜了,他们有的从未走进过校门,孤独寂寞,备受歧视;有的在普小总是什么都不会,失落、自卑。每一个孩子都有一段艰辛的成长历程,每一个家庭都有一段心酸的往事。忘不了开学时,那些家长紧紧地握住我的手说:我的孩子终于可以上学了,我的孩子也有老师了,我的孩子有救了!那份欣喜与激动深深的震撼了我。

    我们特教学校,我们特教老师带给他们的是多大的期望啊!是啊,病魔损害的只是孩子的躯体,他们同样拥有幸福生活的权利,同样拥有受教育的权利。把这些孩子培养成为自食其力的人,使他们早一天回归社会,是我们特教教师的神圣使命。是的,我们不能放弃,对这些孩子,我们不仅要付出爱心,耐心,细心,恒心,更多承载的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啊!

    [ 责任编辑:秋实 ]
    分享到:
    相关阅读:

    上饶之窗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上饶之窗”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上饶之窗所有。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上饶之窗”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上饶之窗”,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上饶之窗网站联系。

    大美上饶客户端
    大美上饶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