箭头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化快车 >
走近新疆科技考古 让沉默的文物“说话”
WWW.SRZC.COM 时间:2017-01-11 14:59 来源: 光明日报
原标题:让沉默的文物“说话”

古代人的健康状况如何?什么疾病患病率高?他们是如何治疗的?

各种出土的精美织物是如何染色的?染料又来自何方?

传统的考古遇到这些问题时,答案只能是“不知道”。但科技考古却让这些“秘密”完整地展现在人们面前。

在日前召开的2016年新疆文物考古成果汇报会上,这些科技考古成果一经发布,就引来众人关注,人们不禁惊叹,科技考古全面展现了古代社会的发展状态。

沙湾大鹿角湾墓地古代人群的病理和创伤

2015年6月,为配合新疆塔城地区沙湾县大鹿角湾景区服务区的项目建设,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对景区设施范围内的文物进行了抢救性发掘,共发掘古墓69座,这些古墓墓葬形制多样,文化现象丰富。

大鹿角湾墓地属于早期铁器时代墓地,虽说被盗挖严重,但出土的众多人类骨骼,仍引起了吉林大学边疆考古研究中心副教授魏东等人的极大兴趣。他们采集多人骨骼样品后,有了重大发现。

魏东介绍,生物人类学的最终研究目标,是揭示人群、环境和文化三者之间的互动关系。古病理学研究,是生物人类学研究的一个重要内容。“通过对人群病理现象和创伤情况的考察,可以揭示人群的健康状况、生存压力、生产生活方式等方面的信息。对于古代人群来说,这些信息,可以更直观地反映人群的生活状态。”魏东说。

编号M37的骨骼右侧股骨头已经坏死,基本无法行动,却仍然生活了很长时间。按现代医学技术,这样的股骨头坏死是要进行置换手术的。

编号M46的骨骼右侧股骨因为骨折,错位愈合。从中看不出治疗的痕迹,表明当时骨折后他并没有得到过治疗,完全是靠自己愈合,所以他的右腿比左腿要短很多。

编号M66的骨骼右侧第七肋骨劈裂性骨折,右侧臂肘骨节均骨折,弯曲行动受阻。这说明他是从高处跌落下来的,身体的右侧着地,造成胸、肘、股骨骨折,从此他的行动受阻,只能保持一种姿势生活,很痛苦。

通过对这些骨骼现象的分析,魏东得出一个结论:这些人骨骼上反映出的病理和创伤,表明这些人并没有得到普遍的医疗技术手段治疗,也说明当时这里没有什么医疗手段。骨折现象多集中下肢,以由高处跌落造成的压缩性骨折和劈裂性骨折为最多。这表明这群人的生活区域可能存在一定高度差,日常生活也可能存在骑乘行为,在骑乘过程中跌落造成创伤。

这些问题的发现,为进一步研究这些人当时的生产生活状态提供了鲜活的证据。

织物上鲜艳的颜色从哪里来

2003年发掘的小河墓地,曾引来世界一片惊叹。这个被瑞典考古学家贝格曼誉为“有一千口棺材”的墓地,曾被考古界认为是中亚历史和考古上沙埋文明中最难解的千古之谜。小河墓地共发掘33座墓葬,逝者身上裹有毛织斗篷均为长方形,长而宽绰,不经缝制,围绕或披挂在身上。斗篷采取平纹织法,经纬线是原色羊毛纱,分别有白色、灰白、浅棕、深棕,在斗篷的底边还用经线织出稀疏的饰穗。

位于和田地区民丰县塔克拉玛干沙漠里的尼雅遗址,是1995年中国和日本考古学者联合进行发掘的。当时发现价值最高的就是大量保存完好、特色鲜明的织锦。

2013年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发掘的曲曼遗址,不仅出土了箜篌,还出土了丝绸,两种不同地域最典型的产品,出现在一座墓葬里,表明它是文化交流的产物。

几次发掘中,织物上色彩鲜艳的染料来自何方?北京大学的宋殷和中国丝绸博物馆的周旸分别对小河墓地、尼雅遗址和曲曼遗址出土的织物进行科技分析,让大家看到了神奇的一幕。

宋殷和周旸介绍,这些丝织物都经过了缫丝技术和脱胶工艺处理,可能是从内地万里迢迢运来的素色丝织物,色彩则是在当地染上的。因为染料里的西茜草等原料就是分布在新疆的植物,可其中的胭脂虫,却是外来的,它并不产于新疆。其中取自黄檗的染料来自中原,它是从中原进入新疆的。

在距今3000年前的小河墓地,距今近2000年的尼雅遗址,距今2500年左右的曲曼遗址发现的织物染料有来自新疆之外的胭脂虫和黄檗。这种现象的出现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早在丝绸之路开通前,新疆就已经是条通道了。物质的交流必定带来文化的交流,那时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对美的追求,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已经很时尚了”。(记者 王 瑟)

编辑:用心 

中共上饶市委宣传部  上饶市政府新闻办公室

服务热线 传真:0793-8223269  广告热线: 0793-8198856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 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