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用榔头敲死哥哥回上海自杀未遂 吐露案情

WWW.SRZC.COM  发布时间:2016-09-20 11:12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网(上海)
导读:(原标题:男子用榔头敲死哥哥回出生地上海自杀未遂,向民警吐露案情) 一场未遂的自杀最后竟牵出了一段未破的凶案,这其中不仅有偶然因素,更有......

 (原标题:男子用榔头敲死哥哥回出生地上海自杀未遂,向民警吐露案情)

一场未遂的自杀最后竟牵出了一段未破的凶案,这其中不仅有偶然因素,更有老民警沉浸多年的办案直觉。9月17日凌晨,上海浦东周家渡派出所处置了一起令人无比感慨的案件,一名中年男子上吊后被及时赶至的巡逻民警救下。在民警的耐心劝说间,男子向民警吐露了自己弑兄夺财的犯罪事实。日前,记者从浦东警方处获悉,这名男子已移交案发地昆山警方处置,案件正在进一步处理中。

男子深夜上吊未遂 民警现场处置

9月17日凌晨2点13分,台风“马勒卡”影响下的上海,秋意渐浓,正在浦东公安分局周家渡派出所彻夜备勤的巡逻民警老邓接到110指挥中心警情,成山路邹平路附近有人自杀。

数分钟后,根据报警人提供的地址,老邓在一家酒楼后门处发现了自杀男子。“他当时穿着黑色T恤,双眼紧闭,斜躺在地上。脖子上有一条深深的勒痕,嘴角还伴有白沫。”老邓这样描述事发现场的情况。

面对躺在地上的男子,老邓立即用手电筒照了照对方面部,发现没有回应了,又试探着用手测量男子脉搏。“还好,他的生命体征还算稳定。”老邓一边向指挥中心汇报情况,一边通知120到场处置。随后,老邓用手按抚男子前胸,轻声呼唤使男子恢复。

“当时这名男子身上没有任何能表明身份的物品,也没有带手机。事发时,凌晨下班的酒楼员工发现他脖子上系着尼龙绳,在酒楼底层的空调外机上上吊,就赶紧将他抱下来。”老邓回忆道。

当时,时间已临近凌晨2时30分,老邓眼看着一遍遍的呼唤未得到男子回应,就招呼酒店员工拿来了热水,试图让男子暖身恢复意识。在不断的努力下,数分钟后,失去意识的男子慢慢睁开了双眼。老邓赶紧询问其情况,但对方一直摇头,闭口不言。

在男子随身携带的挎包内,老邓发现了两捆共计8000元的现金、一根尼龙绳以及一瓶打开过的白酒,除此之外,一无所有。

谈心牵出命案 弑兄离家网上追逃

没有身份证,男子的闭口不言让老邓对其身份犯了难。此时,120急救车赶到现场,经急救人员检查,男子并无大碍,但仍需前往医院进一步检查。此时,令人意外的一幕发生了,男子忽然开口,“不要送我去医院,反正到最后我都是死。”

看到男子开了口,老邓赶紧接下话头,希望可以探寻出男子的身份。为避免男子反感,老邓同他拉起了家常,询问其身体情况,交谈间,老邓继续用手轻抚男子后背。男子看了老邓一眼,一一作答。似是发现老邓对自己此前的话语并未上心,男子又开口表示,自己叫王玉华(化名),家住在昆山花桥地区,之所以轻生是因为“杀了哥哥”

男子的话语让老邓心里一惊,但十余年的从警生涯让老邓及时收摄心神,并未吱声,而是安抚男子,“就算有话要讲,也等身体检查完,有力气了再说。”随后,在男子同意前往医院后,老邓安排了两名一同出警的社保队员跟随前往,自己则返回周家渡派出所核实男子身份。

凌晨2时45分,老邓在派出所内查询到这名男子确为王玉华,但系统中并未有其涉嫌杀人的情况。在了解到男子的身份后,老邓再次返回医院,此时,男子经检查无碍后,正坐在医院走廊外的台阶上,独自一人默默抽烟。

看到此景,老邓慢慢走过去,坐在了男子身旁,再度和他拉起了家常。男子起先一言不发,只是一个劲地默默抽烟,过了一会又自言自语式地向老邓透露,其在花桥的居住地点,还说起自己在浦东已多次求死不成,这次又是巧合之下,被老邓所救自杀未遂。根据男子提供的信息,老邓在与派出所内值班民警沟通后,从一串网上追逃名单中,发现了王玉华的名字。

原来,9月14日中秋节前一天的晚上,昆山花桥地区发生一起凶杀案,上海籍男子王玉宁(化名)被人用钝器在家杀死。根据现场痕迹,王玉宁的亲弟弟王玉华有重大作案嫌疑。

刑满释放染上毒瘾 弑兄惨剧只因一句中伤

在证实王玉华所言属实之后,民警立即将其带回派出所。凌晨3点多的周家渡派出所内,一段令人唏嘘的往事从男子口出逐渐吐露。

原来,上世纪80年代,22岁的哥哥王宇宁和同岁的弟弟王玉华都因违法行为被警方处以12年的有期徒刑。刑满释放后,两人无所事事,一直靠两位远嫁香港的姐姐接济度日。在姐姐的资助下,两兄弟分别在昆山一小区内各自买下一套房屋居住。在长期无业间,二人又染上了吸毒的恶习,唯一的经济来源就是姐姐的汇款。

今年上半年,弟弟王玉华发现姐姐汇款明显变少。询问后发现,是因为哥哥曾在姐姐面前搬弄是非,因此造成了姐弟间有了嫌隙。中秋前一日(14日)的晚间,怒不可遏的弟弟王玉华手持榔头,敲开了哥哥的房门。争执中,他用榔头砸向了亲哥哥王玉宁的头部。

随后,弟弟王玉华拿走哥哥放在家中的近万元现金连夜逃窜。最终,哥哥王宇宁因重伤不治,被人发现死于自己家中。

逃亡过程中,王玉华自知难逃一死,于是决定回到浦东的出生地,在那里自杀谢罪,以求“落叶归根”。在路上,他用哥哥家中搜得的现金为自己置办了新皮鞋、新挎包,并包下黑车从昆山开到了上海中心城区,随后搭乘公交前往浦东。

然而,时隔多年未曾回沪,王玉华在抵达浦东后不久便迷失了方向。途中,王玉华曾多次求死但均未遂。9月17日深夜,在饮过几口白酒后,他用买来的绳索在浦东成山路一处路边的空调外机上轻生,最终便发生了本文开始的一幕。

在“兄弟”老邓的审讯之下,王玉华将作案全程如数交代。凌晨四点,从昆山追击而来的办案民警一路追踪王玉华的踪迹来到浦东。令他们没想到的是,他们追踪达3日之久的王玉华已经束手就擒,并完整交代作案事实。

“如果没有浦东公安,王玉华一死,其哥哥死亡的案件可能要花更多精力去侦办了。”昆山警方表示。

目前,王玉华因涉嫌故意杀人已移交昆山警方进一步处理。

对话巡逻民警老邓

问:在此前处置自杀者警情中,是否有过类似难忘的处置情况?

答:其实很多时候并没有那么复杂,我觉得就是以一个老娘舅的角色去和他拉拉家常,谈谈人生。有一次一个刚来沪不久的打工小青年在浦东川杨河桥上意图跳河,我到场后,就耐心告诉他,你还这么年轻,干嘛想不开呢,爸妈都还在等你回去尽孝。最后,小青年就下来跟我们走了。

问:这种喜欢和人拉家常习惯是怎么养成的?

答:可能和我是一名基层民警有关,平时要处置很多家长里短的事,这让我的性子比较随和,也就养成了喜欢和人拉家常的性格,最后就慢慢变成一个从警多年的习惯了。

问:我注意到你在和嫌疑人交流的过程中,不断抚背轻拍安抚他,这些习惯也是在日常处置中学会的?

答:其实,是因为我常年生病的母亲。近来因为病重,她一直都在医院度过,这些按抚胸口顺气救治的手法也是在为母亲按摩过程中学习来的。

    [ 责任编辑:侯子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