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卖房卖车为女儿治脑癌续:卖房遇冷选择众筹

WWW.SRZC.COM  发布时间:2016-12-29 15:03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网(上海)
导读:(原标题:常州一父亲降价卖新房为4岁女儿治脑癌遭冷遇,车已原价卖掉) 12月初,江苏常州市民朱先生在常州当地论坛化龙巷上发帖卖房,为自己患有......

 (原标题:常州一父亲降价卖新房为4岁女儿治脑癌遭冷遇,车已原价卖掉)

12月初,江苏常州市民朱先生在常州当地论坛化龙巷上发帖卖房,为自己患有脑胶质瘤的4岁女儿萱萱筹措治疗经费。当时,多家媒体对此事予以报道。

快一个月过去了,尽管房主一再努力,亲戚朋友也帮忙想了不少办法,但这套刚买入不久的新房,依然鲜有人问津。

而女儿的病情却不能再等。无奈之下,朱先生只好委托萱萱的舅舅陈阳在网上发起众筹,在房子没有卖出去的情况下为女儿后续的治疗筹集资金,目标是30万元。

“30万其实远远不够,我们还是希望能把房子卖了吧。但众筹能帮助解决一部分资金也好。”陈阳对澎湃新闻说。

常州一父亲降价卖新房为4岁女儿治脑癌 车已卖出

躺在病床上的萱萱。 本文图片均为家属提供

突患脑肿瘤,说话都困难

12月24日,平安夜,微信昵称为“极速蜗牛”的用户在朋友圈发出了一个标题为《四岁女儿患脑癌,急筹后续治疗费用》的众筹链接。

发起众筹的这位“极速蜗牛”,是链接帖子里叙述的患病女孩的舅舅陈阳。女孩名叫萱萱,今年四岁。

11月29日,萱萱在常州市第一人民医院被查出患有脑肿瘤。结果出来当天,陈阳的姐姐一家带着孩子,连夜赶到位于上海的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进行治疗。12月1日萱萱在儿科医院做了开颅手术,将肿瘤切除。本以为一切顺利,可是到了12月15日,肿瘤切除后化验出来的病理报告显示,萱萱患的是脑胶质瘤,且肿瘤性质是高度恶性的。

常州一父亲降价卖新房为4岁女儿治脑癌 车已卖出

萱萱的诊断报告

常州一父亲降价卖新房为4岁女儿治脑癌 车已卖出

萱萱的脑部X光片

这意味着,对萱萱的救治不仅难度高且开销巨大。突如其来的这场大病对于萱萱一家来说,不啻晴天霹雳。

“她平时很淘气很顽皮,天天‘好舅舅’地叫我,现在什么话都说不了,我已经不记得上次叫我‘舅舅’是什么时候了。”陈阳说,患病之后,外甥女说话困难,都不太有精神喊舅舅了。

萱萱给他们的大家庭带来过很多快乐,现在却没人敢将这件事告诉家中70多岁的奶奶,怕她受不了这个打击。

常州一父亲降价卖新房为4岁女儿治脑癌 车已卖出

萱萱生病前一家人拍的照片

卖车治病,有人原价买走

萱萱的父亲朱先生今年29岁,三年前和陈女士结了婚之后,才在常州定居下来。

陈女士刚开始和先生住在常州乡下,女儿出生之后夫妻俩商量着做点生意,于是向亲戚朋友借钱,在常州市新北区开了一家名为“伍捌装修”的小型装修公司。“公司是2013年开的,但生意是一直到今年才开始有起色。”陈女士告诉澎湃新闻。

由于装修生意逐渐有了起色,对还贷能力也有了信心,朱先生夫妇先是贷款买了位于钟楼区深业华府一幢118平米的三室商品房,本是为孩子准备的学区房;接着又在今年8月份贷款买了一辆“现代索塔纳”汽车。

对于这个三口之家来说,生活似乎从来不像当下这样看起来这么有希望过。可谁曾想,仅仅两三个月就换了人间。

今年11月,一向爱说爱笑的萱萱突然身体出现问题,开始话说不清楚且常常头晕、呕吐。最初去医院检查,朱先生夫妇以为是小毛病。可是多次治疗之后病情仍不见好转,这才将孩子送到常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做深入检查。

诊断结果让夫妇俩大为震惊:诊断书显示,年仅四岁的孩子可能患有脑肿瘤。

自从查出女儿的病后,夫妇俩就顾不上公司了,东北西跑为女儿治病凑钱。“我们俩不在,现在公司也没什么客户了。”陈女士说。

他们几乎是立刻想到了刚买的房子和车。房子是贷款买的期房,尚未交付,转手卖掉能有一百万元多点,车子卖了也能凑十几万元——这几乎是朱先生夫妇能想到的最直接的凑钱方式了。

于是朱先生迅速委托萱萱的舅舅陈阳在网上发帖卖房卖车。这件事被当地的媒体注意到了。在常州电台交通广播《90帮帮忙》栏目的节目播出了朱先生家的遭遇之后,“车贷宝”公司联系了朱先生,在他们的帮助下,朱先生家的“现代索塔纳”以16.7万多元的原价转手卖掉了。

至今陈阳提起卖车的过程还是充满感激,他认为单凭自己家人的力量,车子通过二手车交易市场最多能卖14万左右。

“房子不好卖,人们忌讳吧”

与卖车的过程相比,卖房就不这么顺利了。尽管常州当地的电视台、广播都给予过关注,但是前来询问房子情况的人寥寥无几。

据萱萱的妈妈陈女士介绍,他们家房子是一套三室两厅两卫的房子,面积在118多平方米,目前市场价约在120万元左右。

一开始朱先生夫妇以为是房子出售价格高了,于是在中介的建议之下同意下浮了10万元。但就是在价格可以调整和中介不断加推的情况下,依然鲜有人问津。

今年12月初,在萱萱刚查出脑肿瘤的时候,澎湃新闻记者曾询问陈阳是否考虑过通过众筹的方式来筹一些资金救急,但三周前的陈阳对姐姐一家卖房筹资金非常有信心。

陈阳当时肯定地告诉澎湃新闻:“暂时还没到这个地步,只想尽自己最大努力来医治。”他想,把房子卖了,维持现阶段的治疗是没有问题的。

但房子一直没人来问,而孩子的病又不能等,急需用钱,朱先生一家被现实打了个措手不及。

“人们忌讳吧,(可能)觉得这个房子里面有孩子生过病,不大吉利。”陈女士只好无奈解嘲说。

不在大病救助报销范围

“脑胶质瘤是脑内恶性肿瘤,是最常见的颅内原发性肿瘤。”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的李医生向澎湃新闻介绍。

确诊之后,朱先生立刻带萱萱去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做了肿瘤切除手术。

但是一般说来,“肿瘤长得很快,基本不能完全切除。”李医生说。最重要的是,即使肿瘤切除之后,也还是会复发的,只是不能确定是什么时候。现在国内最好的医院也只能通过不断地放疗、化疗来减轻患者的症状。

但是放疗、化疗的治疗方式对于一个四岁的小姑娘来说显得有些残酷,“孩子太小了。我亲眼看着有孩子第三个疗程,治着治着人就没了。”陈女士说。

所以陈女士一直寄望于能筹到足够的资金可以去日本或者德国治疗。至于为什么是日本和德国,陈女士坦诚:因为便宜。她向有相同经历的病患家庭打听过,去日本大概要花八十万,德国一百三十万,“最好的当然是美国,但是太贵了,不敢想。”

12月初,当萱萱被确诊了患有脑胶质瘤时,深圳的罗尔募捐事件正引起公众对于儿童大病医保的广泛讨论。

在深圳社保局公布了罗尔女儿罗一笑住院至今账单之后,人们似乎一下子才意识到,不同地方对于儿童大病的报销比例和政策居然差那么多。

2012年,原卫生部发布《关于加快推进农村居民重大疾病医疗保障工作的意见》,把重大疾病的保障病种扩展到20个。根据《意见》,在大病保险试点地区,优先把20种重大疾病纳入大病保险范围,先由新农合按照不低于70%的比例进行补偿,对补偿后个人负担费用超过大病保险补偿标准的部分,再由大病保险按照不低于50%的比例给予补偿。

而萱萱所患的恶性肿瘤并不在这20种大病其列,也就是说,萱萱的治疗几乎无法享受到大病救助的报销。

而对于药物报销部分,陈女士说,只能按照国产药的用药名录来报销。孩子吃了国产药副作用大,但是进口药都不能报销。

随后,陈阳跟澎湃新闻大致算了算,他认为按照最大比例算来,“最多报销三四万”,如果之后还要出国治疗就更加不能报销了,“而且手续特别麻烦。”

萱萱的妈妈对澎湃新闻说,为了孩子治病,他们现在期望能卖掉新房。

    [ 责任编辑:秋实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