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一小学全班男孩挨罚"被"憋尿 有人当众尿裤子

WWW.SRZC.COM  发布时间:2016-12-29 15:06  文章来源:南方网
导读:(原标题:广州水荫路小学家长:老师我的孩子为什么下课都不能上厕所?) 提要:因为班级的一面流动红旗没有了,班主任罚全班男孩子上厕所要申请......

 (原标题:广州水荫路小学家长:老师我的孩子为什么下课都不能上厕所?)

提要:因为班级的一面流动红旗没有了,班主任罚全班男孩子上厕所要申请。惩罚持续半个多月后,有孩子出现尿频尿急,有孩子课堂上当众尿了裤子,就在大风呼呼的冬天,哭着回了家。

课间十分钟对孩子们来说,是自由活动的时间。但是对广州水荫路小学三年级(六)班的孩子们来说,下课后不仅必须坐在原位上不许走动,想上厕所还必须向班干部申请,班干部报呈班主任审批同意后才能分!批 !去!

是的,你没有听错。

这件事情就发生在2016年的广州。

不能自由上厕所的,

是小学三年级的孩子。

undefined

这个规定从12月12日开始在班里实施,到今天仍在继续。

一位家长说,由于在学校一直憋尿,自己的孩子已经出现了尿频尿急的状况。

还有的孩子被憋的在课堂上当众尿了裤子,

遭到同学们的耻笑,

大冬天的哭着回到家。

undefined

家长对此忧心忡忡

undefined

小学三年级的孩子,是有自尊心的,这样的规定对孩子的心理健康和生理健康有没有影响

不管出于什么理由,这种规定本有没有侵犯人权?

undefined

这个班为什么会有如此奇葩的规定,

这件事究竟是因何而起的呢?

有家长反映,

事件起因仅仅是一面流动红旗。

undefined

因为流动红旗没有了,全班的男孩子就被罚下课不能自由活动,上厕所要打报告,经班干部向班主任申请,经过批准才可以分批去。这样的事听起来真心荒唐,但这就发生在2016年在中国的一线城市、校门口挂满了各种“示范学校”的广州水荫路小学。

undefined

为了验证家长们反映的是真是假,12月26日下午16:10分,记者来到学校门口,恰好三(六)班举着牌子从学校里列队放学,在前来接孩子的人群中,记者看到了这样一幕

undefined

刘老师眼神凌厉,来接孩子的家长一脸惶恐、身体前倾、双手向老师呈上一张写得密密麻麻的检讨书。

张大惊恐眼睛的孩子在一边默然不语,像一只刚从水中捞上来的小鸡。

记者亮明身份,说明来意,还没来得及沟通,刘老师便一扭头、头也不回的,快步走进学校大门,身后留下一句“我会听你说话吗?别跟我搞这些……”

记者本想听听刘老师这样惩罚孩子的理由,但刘老师快步走进校园,站在保安身边,一脸不屑,对记者指指点点,实在无法沟通。

在家长们眼中,被刘老师罚写检讨早已是家常便饭,而且这种惩罚往往是连带性的:一个孩子一门功课没考好,其他几科也要写检讨;一个孩子忘带红领巾,全班一起写反思,就连家长也要参与。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天天写反思写到半夜,

家长们在微信群里集体吐槽,

原以为群里只有家长,

吐吐槽就算了,

结果这事被传给了班主任。

undefined

在发表一番慷慨陈词之后,班主任要求家长们从没有老师在的群里退出来,不退的,小孩就要受到惩罚。

undefined

家长组建自己的群互相问个作业、吐个槽,家长是否连这个自由都没有呢?

班主任的执教方式,引发了不少家长的异议。那么持不同意见的家长是否有跟学校沟通过呢?

undefined

家长的担心还有很多。

一是缺乏申诉渠道,之前的所有沟通都无功而返,现实情况是,提出过异议的家长,他的小孩受到了加倍的惩罚;

二是担心投诉以后遭到老师报复,因为刘老师是三年级的级长,就算调换到其它班级,在学校也会受到排挤;

三是担心孩子在学校待不下去,而转校自己又没有这样的精力和能力……各种顾虑交织在一起,凝结为一声叹息。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了解到,这个班级从一年级起,学生、家长和老师之间就爆发过矛盾和冲突。

当时一些家长打算以联名信的方式,向学校提出申请,但因为有一位家长向班主任告密,导致最终不了了之。

当时一些家长打算以联名信的方式,向学校提出申请,但因为有一位家长向班主任告密,导致最终不了了之。

有家长向记者提供了一次家长会的现场录音

在第一学期的家长会上,有家长质疑老师授权班干部管理学生,但又对班干部的权利不加以限制,导致一年级的小学生受到同班“领导 ”的各种体罚:一百个深蹲,上百个俯卧撑,厕所门口罚站……

最终的结果是,家长会后,对老师的教育方式提出质疑的家长带着孩子转学到了番禺,每天早晚多花一两个小时接送孩子上学。

她认为,被老师授予权利的“小班干部”也是事件的“受害者”。

因为,他们有可能在对学生体罚的过程中、发展成为校园欺凌的霸主。

这位家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很庆幸自己的决定,因为住在水荫路同一个小区里的家长们,每天都会吐槽老师“变本加厉”,而自己虽然付出大量的时间,“孩子却感受到了上学的快乐。”

但在现实生活中,没有几个家长能付出这样的时间和精力。

对于班主任的教育方式,不同的家长持有不同看法,有的认为这就是中国式的教育,自己就是这样被教育长大的,罚一下又怎么样了?老师又没有犯法, 家长小题大做罢了;有的则认为孩子一看到老师就战战兢兢,连学校都不愿意去、影响学习;有的认为老师的管理方式不可理喻,责任连坐,惩罚任意无度,鼓励孩 子互相打小报告彼此揭发,班级告密成风,教育方式激发了人性的阴暗面,影响孩子的一生。

而对于家长们的不同意见,刘老师的说法是“我已经在教育领域干了二十多年了,轮不到你来指教我怎么教。

    [ 责任编辑:秋实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