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灭的信念之光——大型现代赣剧《红星恋歌》创作谈

WWW.SRZC.COM  发布时间:2019-04-16 09:20  文章来源:江西日报


 
    □ 姜朝皋

    4月9日晚,大型现代赣剧《红星恋歌》首演。该剧由鄱阳县赣剧饶河戏传承保护中心打造,国家一级编剧姜朝皋编剧,国家一级导演童薇薇执导,国家一级作曲程烈清、朱绍玉谱曲,是2019年度江西唯一获得国家艺术基金立项资助的大型舞台剧。

    “哎呀嘞——天上的北斗亮晶晶,地上的红星放光明。红星照耀红土地,红星连着工农的心……”伴随婉转悠扬的唱腔,千余名观众惊赞之余,无不被深深打动。《红星恋歌》使用本土剧种,讲述本土红色故事,为我省红色题材的创作提供了思考和启迪。为此,我们特别约请剧作家姜朝皋来谈谈他的创作思路——

    大型现代赣剧《红星恋歌》是根据江西老区一个真实的故事创作的。讲述了一个感人肺腑的中国故事,一个通透灵魂的中国红色故事,一个刻骨铭心的中国红色爱恋故事。上个世纪30年代,江西苏区的年轻姑娘雨花,鼓励自己的恋人大星参加红军,新婚的第二天,大星便告别故土乡亲和新婚的妻子,跟随红军踏上了长征之路,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雨花揣着丈夫留下的红星,信守着自己对丈夫的承诺,无论生离死别,始终坚贞不渝,从红颜到白发,历尽艰辛,就像一棵不老的苍松,深深扎根在养育自己的红土地上,用毕生的心血谱写了一曲荡气回肠的人生赞歌。

    这个故事并没有离奇的情节和强烈的对立冲突,它的感人之处,就在于主人公几十年生死不变的坚守;然而其创作的难点,也正是她生死不变的坚守。

    仅仅成婚一天便生离死别,作为妻子,从此终其一生,无穷地守候,对于这个故事中的生活原型,我们心怀感佩。但作为一部从生活中提炼而成的艺术品,难免会带来歧义,人们会认为作品在宣扬一种从一而终的封建贞操观。现代文艺作品不能以革命的名义树一个新的贞节牌坊而不惜扼杀人性。

    生活原型的感人之处恰恰是艺术创作的忌讳之处,这就使这个题材的创作陷入了二律背反的困境中,稍有不慎,就会使作品走入歧途。

    怎么办?是让作品胎死腹中,还是寻求新的突破?题材的巨大诱惑力使我选择了后者,而要寻求突破,必须摆脱真人真事的局限,对生活原型进行心灵的探究和精神的提升。

    首先要找准核心问题:女主人公终其一生坚守的是什么?期盼的是什么?这是全剧的灵魂,也是作品成败的关键所在。通过深入的思考,终于有所发掘。

    在风雨如磐的旧中国,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红军,成了汇集民族优秀儿女的摇篮。一批批热血青年参加红军,为拯救民族危亡和谋求人民幸福而抛头颅洒热血,他们的凛然大义深深感召着苦难深重的国人,更激励着苏区的群众。红军与老百姓鱼水情深,年经的雨花耳闻目睹,心灵深处充溢着对红军的热爱,认定红军是天底下最好的人,红军前仆后继为之奋斗所追求的社会将是最美好的社会,她发誓“嫁人要嫁红军汉,赤心永向红五星”,从而树立终身不变的信念,为此她义无反顾地奉献出自己的青春年华,骨肉亲人乃至于自己的一切。从这个视角切入,雨花坚守和期盼的就不仅是作为生命个体的丈夫,而是执着地坚守自己的信念,用生命的足迹去追求美好社会和幸福生活,并用一生期盼它的到来。这样一来,雨花坚守和期待的内涵就扩展了,意义也有了新的升华,作品所赞美的就不再是旧的传统道德意义上的守节,而是一种恒久的人性之美和不灭的信念之光。

    在这种立意的烛照下,剧中雨花的周围,除了慷慨捐躯的丈夫之外,我还设置了英勇喋血的小号兵,舍子成仁的老班长,忍辱负重的春牛,舍身抗洪的星儿,秀外慧中的秀妹和亲和能干的国庆等众多人物,他们共同组成了一幅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那具有象征意义的红五星作为全剧的中心道具贯穿始终,照应着重大关目,也激荡着人物心灵。对于雨花,红星是红军的象征,是丈夫的化身,是情感的寄托,更是理想信仰的支撑。于是有了赞红星、想红星、泣红星、换红星、磨红星、藏红星、盼红星、问红星、抓红星、祭红星、赠红星等一个个荡气回肠的行动和情节,红星的熠熠光彩,充分显现出中华民族不可或缺的精神风标,《红星恋歌》的剧名也因此应运而生。

    全剧从开幕到结束,时间跨越了半个多世纪,经历了革命战争时期、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改革开放时期三个重要年代,雨花从青春少女到华发满头,见证了革命道路的曲折和艰辛。她的人生经历,纪录了中国半个多世纪的时代风云,她在历尽沧桑之后,终于迎来了改革开放的春天,她一辈子梦寐以求的美好日子终于来到了面前。全剧结尾时,在纪念红军离开苏区进行长征的村口,雨花面对乡亲们动情地说:“乡亲们!我要说的话只有一句,那就是红军说话算数,共产党说话算数,我们要世世代代跟着共产党奔好日子!”这正是全剧的点睛之处,雨花和她周围的人以切身感受表达了对红军精神深切的感念和对改革开放的热情讴歌。

    有评论家认为,长期以来,被称为女性文学的作品却缺乏真正女性立场,尤其缺乏对女性独立健全人格的塑造,我以为这种批评是中肯的,一个民族对自身存在的许多积习和弱点要有清醒的认识,并要有不断自新的勇气。正是基于这种认识,我在对雨花始终如一的信念和坚毅执着的品格赞颂的同时,也对其性格的局限作了如实的描述。

    雨花是一个坚韧的女人,但毕竟是有灵性的血肉之躯,五六十年守寡独居的生活有着难以言状的酸楚,回避这一点就是回避事实。所以当剧情发展到她茹苦含辛养大的养子,继承父志参军入伍,牺牲在抗洪斗争中之后,面对和自己一样成了光荣烈属的儿媳,我安排了一段雨花发自肺腑的劝儿媳改嫁的唱段:

    “花儿谢了,明春还有,

    月儿缺了,圆在中秋。

    雁儿飞了,归途依旧,

    青春岁月似水流一去不回头。

    娘与你发不同青感同受,

    怎忍心再教你孤孤单单到白头。

    娘口问心,心问口,

    说什么也该让你迈开大步把幸福追求。

    我为儿做嫁衣备美酒,

    重新罩上红盖头。

    切不可心门闭孤灯守,

    认死理不回头,

    娘一片真诚把衷肠吐露,

    满腔热望把儿求……”

    这是雨花在心灵的挣扎中发出了女性冲破传统道德束缚,追求自身解放的强音,表明雨花并非封建贞操观的卫道士,于是人们也期待着雨花自己在人生道路上向前迈出一步。

    结果如何呢?

    一个山花遍地、晚霞满天的傍晚,在50年前红军出发长征的村头,雨花和春牛这两位饱经沧桑患难与共的老人携带红星谷酒,告慰烈士在天之灵,借着几分酒兴,春牛欲向雨花袒露心胸,道出几十年刻骨铭心的眷恋之情,希望两人能合到一起,结成贴心贴己的伴。雨花面对此情此景,心潮激荡,热泪盈眶,却再一次把春牛要说出口的话堵了回去,两位老人最终没有走到一起。

    雨花的最终结局,是人物性格使然,使人钦敬而又遗憾。劝儿媳不要守寡自己却不肯再嫁,看似矛盾,实质上这正是雨花内心世界的揭示。唯其如此,人物才真实丰满。同时,也就使我们对雨花心灵的探究,成了对人物个体和社会整体的双重探讨。

    一个承诺,一生坚守,一份信念,是对今天不忘初心这个时代主题做回望中的铭刻。两代人的奉献和牺牲精神,在我们这个物质日益丰富、心灵却有所荒芜的今天显得尤为可贵。唯其牺牲,而显其强健;唯其伤痛,而显其壮丽;唯其质朴,而显其深沉;唯其坚韧,而显其隽永。从而更凸显党的伟大、红军的伟大和人民的伟大。

    在迎来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我们在缅怀革命先烈和颂扬为创建新中国建立丰功伟业的男人们的同时,不要忘记他们身后还有一群为时代前进付出代价做出牺牲的妻子、母亲,雨花就是其中突岀的一位。我们共和国的大厦,就是在千万个雨花这样的基石上建立起来的,从这个意义上说,《红星恋歌》正是坚持以人民为中心、与时代同步伐的创作导向一次有益的实践。

    [ 责任编辑:大树 ]
    分享到:

    上饶之窗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上饶之窗"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上饶之窗所有。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上饶之窗"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上饶之窗",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上饶之窗网站联系。